2017-12-04 17:11

落后地区有机会后来居上吗?_海南发展_天涯论坛

  落后地区有机会后来居上吗?
  李俊
  改革开放之初,中国各地经济差别并不大。经过时间洗礼之后,有的地区发展相当好,成为中国一颗明珠,深圳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有的地区起步情况要比当时深圳好,可是发展得不尽人意,彼此差距越来越大。
  上个世纪80年代,广东省的珠三角和非珠地区,这两者在经济发展水平方面差距不大。就拿非珠地区湛江来说,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,人均GDP还在全省平均水平之上。到了本世纪之后,最差时仅仅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。
  广东省非珠地区并非没有发展,只是进步速度变慢了,所以就给珠三角甩了几条街。当年,深圳只是一个小渔村,但是现在成为中国最亮的星。几年前,深圳人均GDP超过台湾,然而并非终点,估计再过几年,深圳人均GDP将会超过香港。
  深圳经验确实值得学习,可是真正学习起来,就会遇到所谓水土不服。廉洁高效的政府,这确实有利经济发展,这些道理大家都懂,然而落实起来却是很难。珠三角地区的官员,他们往往是想方设法讨好商人,但是那些落后地区的官员,往往是故意难为商人。
  一位在深圳搞地产的湛江籍商人,他和我说,很想回来湛江发展。他是一位热爱湛江的商人,也希望家乡经济能够发展起来,但是湛江目前的投资环境却让他有几分无奈。不可否认,一个地方经济要发展,善待商人是很有必要的。湛江有一些基层官员,对商人总是各种难为,无穷无尽地要好处。他们不懂疼惜商人,而是一种高傲姿态,大爷的样子。比如,湛江市麻章区太平镇政府有一些官员,他们对那些到政府办事的人,总是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  很多事情,我们看到可能只是一种表面现象。珠三角地区的政府是廉洁高效的,落后地区的政府是低效的,甚至腐败的,但是背后的根源是什么呢?针对这个问题,我在电话上请教一位珠三角的官员。他说这边的官员都是想办法去讨好商人,不敢有一点怠慢,视为商人为上帝。如果不去讨好商人,资本就跑到别处,但是农业比重过高的地区,对黄土依赖程度过高,土地是一个不动产,无法带走。不同约束条件,政府行为自然不同。
  珠三角地区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,地理位置是一个很重要因素。深圳当年这个小渔村能够发展起来,确实有香港这个经济中心助力,但是广东省非珠地区远离当年这个港澳经济中心,所以得到辐射就很有限。湛江和海南省都是远离这个中心,那么要想发展起来,就必须让自己变成经济中心才行。
  徐宁宇先生在《如何造一座城市》这篇文章上说道:“古往今来,纵观世界历史一个城市是依靠什么发展起来?建设一座城市,要么有足够多的天然资源,比如丰富的水、矿产、石油、煤炭资源;要么有良好的制度环境,吸引人口不断自由的进入;要么有重要的地理位置和军事战略意义,能扼守或者进攻一大片地区,有源源不断地资金、人口的流入或投入。”其实,说白了,就是如何把人口和资金吸引过来,拥有了两者,一个地区的经济就会发展起来。
  经济落后地区,政府往往都是低效的、宗族势力对市场的破坏、对外地人的排斥等。这些现象,广东省非珠地区是普遍存在的。如何改变这个局面呢?在这里,我和大家说一个案例。2012年,海南省乐东县面临很多问题,治安问题严峻,宗族势力干扰了经济发展。在这样背景下,林北川先生担任乐东县委书记。林北川先生以强势方式,对投资环境进行整顿,打击各种黑势力活动,建立廉洁高效的政府。
  我在海南省乐东县待了一两个月,接触了很多商人。这些商人之中,有的是地产商,有的是小卖部的老板,他们都说现在乐东县治安环境很好,对政府评价总体还不错。当然,乐东县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但是乐东县政府能够做到这点,确实是很难得。
  说实话,虽然我是湛江人,但是仍然感觉到各种排斥,至于外地人就更不用说了。湛江市麻章区某前区长,他得知我出书了,就说了一句,想不到我区竟然有这样的人才。其实,我也不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虽然官方口号提出重视人才,但是很多基层官员对优秀的人都是排挤的。一个地区农业产值比重越高,通常排挤的程度就越严重。
  湛江要发展起来,就要大力引进外地人,这是改变排外的好方法。东海岛的钢铁等项目,确实吸引了很多外地人,这是好现象。湛江要大力搞养老项目,把外地人吸引过来。只有外地人数量足够多,才有机会改变排外文化。
  落后地区要成为后来居上,这并不是容易。广东省非珠地区经济落后,并不是仅仅归咎到当地政府低效,这个可能不是原因,而是一种结果。既然无法依靠近经济中心,那么自己能否成为经济中心呢?实际上,一个地区经济发展都是各种变量的结果,里面是相当复杂的,要找到真正原因是极其困难的。
  奥派经济学派很多理论都是很不错,可是要想政府采纳,并不容易。如果没方法说服政府采纳,再好的建议也是没有用处的。我有很多建议,得到很多高手认可,可是我家人却不接受。因此,家人问我建议时,我通常都是说不懂。有一些学者喜欢给政府建议,但是政府何尝不像我家人那样呢?
  落后地区确实有机会后来居上,但是这个机会有多大,估计只有上帝才知道的。真实世界里有无数的约束条件,我们看到的东西往往只是一个视角,并非全部。不同的发展策略,没有绝对的正确,只有概率高低而已。
  2017年11月29日

  李俊,广东湛江人。在《经济学消息报》、《经济参考报》、《浙江经济》、《经济学家茶座》、《新经济》、《深圳晚报》、《博客天下》等国内知名报刊、经济学类核心期刊、以及国外报刊,发表经济评论、书评、经济随笔等几百篇。网易、搜狐等网站开设个人名博。出版了《老百姓身边的经济学》等著作。
  个人公众号:草根清谈